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奇蹟課程》中文版譯序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11/19, 08:49  
     

    這是一部奇書,一部醒人卻又惱人的奇書,寫得迴腸九轉,玄奧難測,卻又字字珠璣,令人不忍釋手。

    初讀《奇蹟課程》,常為其基督教的文字表面以及佛道的骨子理念這一奇妙的結合而訝異,以為又是一部東西雜揉的新時代作品,幾度置之高閣,終又難以抗拒字裡行間的一股權威能力而反覆譯讀下去。它不時觸擊著我疲憊的神經纖維,起初我還設法擺出一副文字工作者的中立姿態,拒絕接受它的挑釁,然而,六年來由我指尖下所流出的文字,似乎句句都成了我生命的告白,讓我在它的透鏡下重新認識了自己,使《奇蹟課程》的譯述工作,成了我生命中的一個奇蹟。

    * * *

    回顧自己的心靈歷程,方知與《奇蹟課程》的此番邂逅,絕非偶然。自蒙昧初開,我栖栖惶惶地追求安心立命之道,中國文學及哲理的薰陶仍不足以答覆我對生命經驗的渴求,因而轉向宗教尋求救恩。一離開輔大研究所,在家人與師長的錯愕下,我踏入了修道院,決心「以身試法」。面對天主教上千年的修道傳統,我處處打破砂鍋問到底,質詢每條教規的目的及作用,急著在超越的宗教理論中尋找轉化自我之道。我心雖然嚮往天主教「天人合一」之境,也願活出「敬天愛人」的胸襟,卻苦無攀升的階梯。傳統的靈修傾向於將自己架空,憑著信仰,委身於上主的恩寵,或是汲汲營營地投入服務世人的行列;對於自我,卻茫茫不知所措。

    於是,我再度背上行囊,繼續訪賢問道於佛教寺院之間,無論顯密,仍是「以身試法」。瑜珈、禪定、觀想、心法…..終於在密宗尋獲博大精深卻次第分明的修行體系,稍識身、氣、識、心之間的交互作用。於是一個渾沌曖昧的自我終於一點一滴地供出了它的隱衷,我也首度知道如何下手調理修復,偶爾還會為靜坐中的一些吉光片羽而沾沾自喜。

    然而,好景不常,這種法喜持續不久,我便一個踉蹌栽入了婚姻,往昔所學的功夫立即顯出力不從心的窘境。夫妻之間上一刻耳鬢廝磨,下一刻短兵相接,那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連耶穌佛陀都避之唯恐不及。基督教「迎上你的右頰」、「愛你的仇敵」的經訓,在別處都好施展,就是難用在配偶身上;即使無奈地認命「上輩子欠他的」,仍未能在這愛恨交織的關係上痛下針砭。於是,我轉而求助於心理學,剝洋蔥似地,一層一層地解讀夫妻間的微妙,剝到底,驚見一個小人兒蜷身於陰暗的角落,定睛一看,竟是昔日的自我,我以為自己早在禪定觀空之際即已把它拋到九霄雲外了。

    《奇蹟課程》就在此際進入了我的生活,它對人間愛恨交織的關係作了極精闢的剖析,把修行人始終迴避的人際關係,透過現代人所熟悉的心理學語言,與抽象的形上理念掛鉤。它主張,人與人的分裂是基於天人的分裂,心靈在無始之始所犯的「一念之差」,使人類從此流轉於幻境。而那形上的錯誤不會只停留於抽象的層次上,它必會在罪咎的慫恿下向外投射,營造出種種幻境以藏身,分裂出芸芸眾生來卸責,於是一場悲歡離合的生死劇,便在人間無窮盡地自導自演下去。遠離了根源、迷失了自性的人類,無可避免地將這錯綜複雜的關係認同為自我,把這世界舞台當成了永遠的家鄉。

    若根據這一思想體系,世間的血緣或利害關係立即顯得毫不凡俗,反而成了解開人類千古心結的下手處。於是,化解人我的愛恨,與回歸天人一體,成了一事的兩面,既無聖凡之分,亦非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若要回歸原初的圓滿境界,不該一味在「神」的身上下工夫,當下之務乃是由現實生活中的愛恨關係,回溯那原始「一念之差」最具體也最沈重的足跡。

    婚姻的歷練,使我不得不承認以往的修行有如空中樓閣,與影交鋒,只好從頭學起,以此親密關係為鑒鏡,老老實實地觀照自我投射其間的微惑妄識。自此才體會出,古代修行人在杳無人跡的深山修行了一陣子後,必須回到市集花巷間歷練一番的道理。理論上,我雖早已明白人際關係是破除我執的增上緣,但在日常踐行中,時有無所憑依之苦,常在不知不覺間落回怨天尤人的陷阱。《奇蹟課程》上窮天心、下究人性的理念架構,配合了三百六十五篇轉化知見的練習手冊,將小我的真相與伎倆剖析得無處閃躲,使我對它翻雲覆雨的能耐不敢再掉以輕心。解鈴還需繫鈴人,幾經欲迎還拒的波折,我終於承認這是我必須補修的課程。於是,我再度欣然「以身試法」。

    * * *

    多年來,我游走於東西兩大宗教之間,始終抱著「宗教是為人而存在,人不是為宗教而存在」的心態,直接由宗教聖賢的表率及教誨汲取生活的靈感,探討人性的修復與超越之道。一旦認清了心性的多面與層次,面對基督教及佛教不同的靈修理論,便不覺有任何難以調解的矛盾,教義名相縱然有別,人性終究只是一個。基督教由「實有」開講,而佛教以「空性」歸宗,使我對人性課題的了解能夠兼顧現實與超越的層次,卻不致落於「空」「有」兩邊。這兩大宗教在教義上的辯證,確實幫我在自我反省與現象評估時,避免了經驗主義可能產生的短視及片面的流弊。

    我獻身於修會期間,幸值天主教本地化的思潮盛行,有緣參訪其他的宗教傳承,逐漸揣摩出神學反省及靈修試行中可能存在的思考空間,培養了開放式及融合性的宗教取向,使我日後游走在不同宗教時,心靈始終享有相當的自由。但無可諱言的,經驗有反身調整信念的作用,我個人對超越層次的理念,隨著經驗的累積,逐漸走向東方神學的「一體模式」。這終究只限於個人直覺式的體認,從未將此神學觀全面地應用在靈修理論上。

    因此,當我讀到《奇蹟課程》所影射的觀念:唯上主為真,人生僅是一場夢;基督乃是人類的自性(真我);罪毀滅不了人之聖善本質;世界乃是心靈與上主分裂後的投射結果;上主從未要求人們以苦難與犧牲作為贖罪的代價;末日審判不過是指人類由夢中覺醒,真相大白之日.....這種鐵口直斷的語氣令人心驚。它掀出了我多年來深埋於心、欲言還止的想法,令我在忐忑不安中夾雜著幾分如釋重負之感。我似乎看到了時代的巨輪正殷殷催促著基督信仰的再反省,上述的觀點雖然在西方神學發展史中不乏零星的迴響,但總因孤掌難鳴,不成氣候而被淹沒於強勢的西方思潮下。如今,它趁東方文明開始抬頭之際,捲土重來,使西方基督教文明不得不正視這一挑戰。

    這讓我憶起了耶穌在新約中所提到的「舊瓶裝新酒」的比喻,他知道自己所傳揚的福音這杯新酒遲早會脹破舊約的舊酒囊。他在安息日治病,又與稅吏妓女共同進食,甚至在教誨中暗示自己與天父同等,這些驚世駭俗的言行,不只威脅到整個民族的道德傳統,實際上等於直接與訂立這些規條的上帝挑戰。耶穌三年的教誨及奇蹟,硬是賦予猶太民族信仰了千年的真神一副嶄新的面目,如此離經叛道,使得當時維護傳統的經師們不得不奮起衛道,也為耶穌種下了死因。

    耶穌去世後大約兩千年的今天,《奇蹟課程》似有意重蹈覆轍,它雖仍堅守傳統基督信仰神愛世人的基調,卻不再自視為一宗教,只認同為一套自修式的靈修理念,試由更博大玄秘的天人觀重新詮釋愛的真諦,徹底改變人類對自己以及對真神的觀點,並教導人如何寬恕自己及他人,藉以化解人心根深柢固的罪咎及疏離感,恢復人心圓明本淨的天性。這種心靈的轉變,即是本課程所標榜的奇蹟。

    稍微有一點歷史意識的人,不難了解,任何學說若不隨著人類意識的進化而翻新,便有遭受淘汰之虞。兩千年前耶穌把猶太信仰脫胎換骨地更新過一次,兩千年後,耶穌的福音似又經由本書再次經歷了一番蛻變。細想一下,這種變化的幅度似也難免。人類眼看已快進化到「複製人」的階段,各色人種逐漸匯合為一個「世界村」了,想要以兩千年前的宇宙觀與人觀來適切地詮釋這種現象,勢必捉襟見肘,因此,新的理念架構不可能只在枝節上作番調整,多少會涉及形上的層次,才消化得了這兩千年來文明及科技上的演變。

    我深以為《奇蹟課程》毫不避諱地沿襲西方主流文化,是有深意的,它一面擴大了基督信仰的視野,一面扭轉東方唯心傳統刻意迴避紅塵的傾向,拉近了兩大宗教的距離。這本書出現於人類文明跨入二十一世紀的門檻,似有冥冥的天意。

    為此,我們需要一些歷史眼光及靈修素養才能比較公允地評估本書的意義及價值。《奇蹟課程》從其文字表面即可看出它是有所「本」的。它所呈現的,是站在基督教文明的肩上所看到的世界。有人將它比喻為大乘的禪宗、密乘的無上密、回教的密契派、猶太教的神秘學派、天主教的真知派。這種歸類提醒了讀者,若要領會《奇蹟課程》的深意且得其妙用,多少應具備一些傳統宗教或倫理的修持。若無某種程度的人格修養以及整合反省的能力,只抓住本書文字表面,高唱一切唯心、因果為幻、無罪可赦、天人不二、一切在我等等無上密義,容易淪入無「法」無「天」的狂妄與虛無。《奇蹟課程》在西方傳誦二十餘年,這類誤解妄用之例,俯拾皆是。

    * * *

    猶記得六年前著手翻譯之初,心靈平安基金會的負責人要我建立中文資源小組、審改小組,並幫我聯絡電腦支援小組,我暗想:「這未免太小題大做了吧!不過是翻譯一本書而已。」我通常幾支筆,一疊紙,就交差了。待我得悉其他語文竟有歷經十年還難以成書的滄桑,心中才稍有戒惕:「這大概不是一件普通的翻譯工作!」

    《奇蹟課程》的文風有點兒像古時祕笈,讀之恍如隔世,一副「只待有緣」的姿態。為了凸顯新知見的微妙處,此書在文字上大搞玄虛,用抑揚格五音部的韻文結構,一轉三折地陳述一個本身即已夠抽象的觀念,存心不讓讀者翹起二郎腿隨興瀏覽。在形式上,它沿用基督教的詞彙,令西方讀者乍讀之下,以為是舊識。例如,書中滿紙「上主之子」的稱謂,信徒很可能以為是談論兩千前年前的耶穌,讀到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這番話是對讀者自己說的。在風格上,卻又婆心切切,寶塔式地迴旋推進,反覆引申,僅在正文中就洋洋灑灑、叨叨絮絮地推出百萬言。初讀者常有似解非解,或念或忘的困惑,明知在那犀利的剖析及軟語安慰下,有個結構緊密的形上體系隱身於後,呼之欲出,但本書硬是不把它標示出來。這也許是因為《奇蹟課程》無意標榜新的神學哲理,只願現身為一位良師益友,陪伴讀者在逐日與逐頁的閱讀中,潛移默化世人的知見,治癒久遭扭曲且歷盡滄桑的心靈。

    這種令讀者在知見上鬱而後發、豁然而解的扭轉過程,是學習本課程的關鍵,故在翻譯時,既要保留這一曲折隱晦的效應,又不能誤導讀者或流於不知所云。為此,基金會不只慷慨地培訓各國的翻譯人員,並要求譯者個別以口述方式,將指定譯文再譯回英文,審視譯文與原文之間的出入。有時為了忠於原文的風格及精神,不惜犧牲譯文的流暢性。近五年的光景,經過無數的修改潤飾,每次都如重譯一般,常改得心虛手軟,不敢定稿。

    若非摯友沈錦惠的慨然相助,我是無法終篇的。她密細的硃筆充分顯示出她對英文的造詣,對原文的詞態、語氣、甚至隱於其後的意境都拿捏得甚為精確。她的修飾不只著眼於正確通暢,連在譯文的抑揚頓挫上都發揮了畫龍點睛的效果。而她竟能在異鄉攻讀博士學位、相夫教子的多重重擔下,完成這龐大的審改工作,連她自己都頻呼「奇蹟」!

    我也深感慶幸,做事粗枝大葉的我,有李安生為我一刪再改的譯稿反覆校對,他以十餘年編纂詞典的歷練與功夫,為此書作最後的把關。

    當然,整個翻譯過程若無 Edward Cabanne 的全程參與,隨時為我解析原文艱澀隱晦之處,我也是難以竟書的。還有負責電腦的 Ronnie Whitson,在我幾度當機,呼天搶地之餘,極其耐心且平靜地為我排難解圍。最後,全書的完成自然得歸功於 Inner Peace 基金會負責人 Judy & William Whitson 的主事,以及負責詮釋的 A Course in Miracles 基金會主任 Kenneth Wapnick 的諄諄督導,促使本書保持原著的精神及風貌。

    * * *

    在二十世紀即將結束,新世紀來臨之際,怪力亂神之說蜂起,我們或諉罪於天文星相,或求助於外星人,就是不願反求諸己。《奇蹟課程》有如一記醒鐘,直指心靈主體,提醒世人,自心才是一切善惡苦樂的淵藪,而此心所投射出來的人間冷暖及愛恨關係,則是我們化解心性千古以來扭曲造作的下手處,它為苦海迷航的世人點亮了一盞明燈。

    最後,願將此書獻給即將邁向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祈願流徙人間的眾生,早日尋獲歸家之道,怡然夢醒,方知我們從未失落過。

    西元 1999 年

    若水誌於美國加州如客陵‧星塵軒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09 11/19, 08:50  
     

    《奇蹟課程》自從出現於西方的書坊以來,人們不知該如何將它歸類,雖然滿紙基督教的術語,卻顯然不是教會的書籍;雖然充滿心理學名詞,而且附有三百六十五課的心理操練,也不能列入心理學類;只好胡亂塞到新時代的專櫃中。它艱深的內容與經典式的包裝,擠身於輕鬆花俏的新時代書叢裡,確實顯得有些不倫不類。

    《奇蹟課程》到了東方,又普遍被誤解為基督教的書籍,從而鉤出了隱藏在中國人心中對帝國主義與基督教文化的心結。其實,《奇蹟課程》是以佛學思想來提昇基督教神學的靈修寶典,兼容兩教之長,卻徹底排除宗教的形式。因此華人讀者不必為名相所礙,可以自由轉換為自己習慣的宗教術語,絕不至於影響全書的精神。

    我在此僅以佛教為例,作一個名詞對照表,可供讀者參考:

    奇蹟課程與佛教名詞對照表 (奇蹟課程佛教

       上主(法身)佛,實相,法界 
       基督自性,本來面目,真我
       天父生命根源
       耶穌菩薩
       聖靈佛性
    救贖,救恩悟道
       心靈菩提自性
       罪 業力
       天堂涅槃
       真知(般若)智慧
       永恆無始
       平安寂靜
       聖愛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一體不二

    這兩年在台灣教學相長的經驗,促成我在修訂簡體版時的一些更改。例如:我發覺華文讀者對「罪咎」一詞頗覺陌生,甚至心存反感。guilt 雖是心理學的名詞,卻是植根西方文化的「罪」的觀念,我最後還是決定採用心理學意味的「內咎」予以取代。

    在繁體版中,我為求一貫性,將 truth 一律譯為「真理」,illusion 譯為「幻覺」,在簡體版中,我在某些地方改譯為「真相」與「幻相」,藉字面上的對比,文意更易脫穎而出。

    我也把《奇蹟課程》的專門術語 specialness 由「特殊性」而改譯為「獨特性」,但「特殊關係」則維持原譯。

    Word of God 一詞,由於我本人是天主教出身的,所以很自然地沿用了天主教的譯法「上主聖言」,今在簡體版中,我決定改用基督徒與民間宗教所熟悉的「聖道」。

    其餘枝節性的通順,無法在此一一例舉。由於中文與英文的語法結構的顛倒,沒有固定的譯法,修訂成了永無止境的工作。做到某個地步,我必須學習放下,幸運的是,不論我翻譯得如何,倒也沒有破壞聖靈工作的能耐。我只能說自己盡心做完自己該做的這一部分,其餘的,讓祂去操心吧!

    若水識於加州星塵軒 2002/4/22

cron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