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搜尋   登入  註冊


WL_從太極的「鬆」談起
文章 奇蹟網編/發表於 2017 05/10, 20:06  
     

    從太極的「鬆」談起


    M:
      我最近去學了太極拳,看老師既鬆柔又能藉力還力,超好玩的,但自己沒抓到要領,一個不小心就把膝蓋練受傷。太極拳名師鄭曼青學太極拳近五十年才悟到「鬆」的道理,他的師父在他初學時常常說:「不跟你講這句話(提點「鬆」),你三輩子學不到的」。鄭曼青後來回想學習的過程,說:「太極拳說難,就是難在自己擋住自己,不肯鬆。」

    若水:
      一般太極老師都不了解,「鬆」是無法修的,因為「緊」是小我的基本生存機制。你是否可以透過奇蹟的寬恕和undo,探討一下太極之「鬆」的「先決條件」?也許會讓我們對奇蹟的抽象理念有更切身的體會。

    M:
      我還在太極拳幼幼班,沒辦法說出什麼精深的東西,只能描述一下我之所見。在練習時,我們往往只能看得到招式的外型,光記每一步手腳要擺到哪裡都來不及了,就像學寬恕的時候,用各種方式去了解寬恕到底是什麼,是觀看等待不評判、給出去(for-give)、說服自己外面沒有別人、穿越魔窟,還是催眠自己去看一切都是幻相。老實說,都是硬著頭皮練的。我在想,若沒有提醒鬆的要領,是否就容易如我一般,受傷收場?

    政:
      傳統修持十分強調「鬆」、「放下」、「慈悲」,要我們朝此目標努力。這類「鬆、放下、慈悲心」,會不會也落入一種「形式」?雖然它不是指具體的行為,但我們往往會賦予某種意義。是否只要把「問題」當真,然後想要解決,就仍舊在小我信念體系裡?

    若水:
      人間事難免落入形式,我們也一定會賦予某種意義,不是小我的詮釋就是聖靈的。一旦選擇了小我的信念與詮釋,我們就無法放鬆了,更別提放下或慈悲了。

      只要活在肉體內,便已落入夢境,不可能不當真,也不能不解決。只是有些修行法門容易弄假成真(如禪語「頭上安頭」)。我覺得太極的「鬆」、道家的「無為」,後遺症較少,「化解」力較強,與奇蹟有相通之處。問題是:這些傳統通常只告訴我們境界,而缺乏具體的方法。

      M說了,太極的招數易修,「鬆」卻是最難修的,一般武功老師也說不清,只因那已涉入心理或心靈層次。所以,我才催著M為奇蹟的化解功夫和太極的「鬆」一起找到一個新的下手處。

      我常說,《奇蹟課程》最棒的地方,不是道理或境界,而是它提供的方法論。一般人都抓不到奇蹟特有的方法,(其實是懂的,只是覺得那真不好玩),因為奇蹟的方法論直接要消除自我的特殊性──我們就突然「不懂」怎麼修了──裝傻而已。(你們終於套出了我藉太極而說奇蹟的陰謀了,就是不讓M裝傻,硬要她從「太極拳」的鬆來切入,小我的抗拒可能會小一點。)

    M:
      「鬆」的確沒有辦法直接練,而提醒我當發現自己「不能鬆」的時候,就是哪裡還沒鍛鍊好,應該要回頭去找、去修正。我覺得,寬恕的目的不是練成寬恕(練成後也不是沉浸在戳破幻相泡泡的「成就感」裡),而是最後能「放下自我(做者)感、不再試圖控制、承認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然後讓聖靈接管,憶起自性。所以中心目的也是「鬆」,那寬恕的過程中,難道不需要像練太極拳一般去提點「鬆」,而能達到目標嗎?

    若水:
      我之所以用太極作類比,就是看到了練太極和修奇蹟,都面對了一個相似的「弔詭」。

      太極是由武術轉為健身的。武術極講究肢體功夫,具有攻擊與保身的目的,故隨時警覺(緊)。而太極一樣講究肢體功夫,卻要我們放鬆,而「鬆」必須以無我,無念及忘身為前提。於是,方法與目標之間有了矛盾。

      奇蹟的難修也很類似,小我存在的目的就是要保護有形之我;而寬恕的真意,等於是要我們解除自己的保護措施。難怪我們常聽奇蹟學員說:「簡直像是被剝了一層皮」。寬恕與小我在世的目標是有矛盾的,這是我們寬恕得「咬牙切齒」的原因。

      寬恕之難,卡在人類有自我保護的本能,太極難鬆的原因,也在於是練太極的初衷與身體執著也脫離不了關係。

      因此,我們可說:太極之鬆,與身體(拉筋)無關;奇蹟的寬恕,與他人無關。修寬恕或太極,常卡在對自我(包括身體與感受)的認同上,而不是靠外在功夫。

      你看出差別了嗎?我的重點,不是在談「鬆」,而是談「緊」。「緊」是小我的自然狀態,是有待我們覺察與undo之處,如果想盡辦法去「鬆」,反倒更「緊」,而容易扭傷。

      奇蹟原則也一樣:「咎」是小我的自然狀態,是我們要化解之處,不能把問題老是丟給聖靈,這不是「呼求聖靈」的真意。

      你能看出兩者的異曲同工嗎?

    M:
      原來我練太極的受傷,不是因為沒被提點「鬆」,而是自己不懂鬆還硬要鬆──「鬆」並不是初階功夫,就說我沒有慧根嘛。想盡辦法去「鬆」,反倒會更「緊」,如政所說的,容易把「問題」當真而糾結。寬恕也是如此,要看開那「唯一」問題之先,得有能力識破千萬個虛假的問題才行。

    Fun:
      就是太有慧根了才提出這麼需要深思的議題,我花了好些時間去想呢!

      從若水的回覆裡,我了解到的是,「鬆開自我」,不論是修奇蹟或練太極,都是必修的。只是奇蹟強調的不是由「鬆開」著手,而是明白自己內心深處根本上就有一個「死都不願鬆開的心願」,然後由聖靈的眼光去修正那個心願。

      如果問題重複的發生,不妨回到這個「因」上,重新問自己:在這個關係裡,我究竟要什麼?如果我要「我的存在」或「安全感」,那我就是繼續聽小我的碎念,如果我要的是「愛或平安」,或許會願意聽一下聖靈的意見,慢慢放開緊握小我的手(也就是把防衛措施鬆綁),轉而用聖靈的眼光來看待身邊的人事物。

      這就是從「修改目的(因)」下手。然後我們在人間做一切事情背後的目的也會逐漸改變,不再老是著眼於「我」的感受,而是著眼於一體。

    若水:
      正是!正是!
      例如:學太極,我們若硬要學「鬆」下來,反倒容易受傷。若學奇蹟,老想提升靈性,如果小我未解,卻通了靈,反倒麻煩了。

      所以,肯恩溫柔地要我們從那令我們「不能不緊」的原因下手,用寬恕、療癒來「鬆解」那個根深柢固的防衛心態,鬆解之後浮現的愛之體驗,才比較紮實。

      清楚了小我的防衛伎倆後,我敢保證,我們的人生絕對不會越來越黑暗的,因為聖靈必在。小我的伎倆被識破後,後勁無力,所以不需要太努力或太用力去化解那些「陰魂」,日子還是過得很順……總之,不用怕!勇敢面對小我,就會看穿那個紙老虎的。



    本文擷取自若水與學員針對<穿越魔窟後,怎麼還在魔窟裡?>的後續討論

    編輯/曼慈



奇蹟課程中文版試閱 出版品介紹 關於奇蹟資訊中心 訂購服務 聯絡我們